? 赵衰家胡服骑射变法图强 - 龟鳖养殖
龟鳖养殖IOS

您现在的位置:龟鳖养殖 > 家畜养殖 > 正文

赵衰家胡服骑射变法图强
时间:2019-06-10 11:2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150次

赵衰家胡服骑射变法图强

  武灵王于是前往公子成家中,因自请之,亲自请求他,说:“夫服者,所以便用也;礼者,所以便事也。 圣人观乡而顺宜,因事而制礼,所以利其民而厚国也。 夫翦发文身,错臂左衽,瓯越之民也。 黑齿雕题,却冠秫绌(shúchù),大吴之国也。

故礼服同,其便一也。

乡异而用变,事异而礼易。 是以圣人果可以利其国,不一其用;果可以便其事,不同其礼。 儒者一师而俗异,中国同礼而教离,况于山谷之便乎?故去就之变,智者不能一;远近之服,贤圣不能同。

穷乡多异,曲学多辩。

不知而不疑,异于己而不非者,公焉而众求尽善也。

”他是说:衣服是为了便于穿用的,礼是为了便于行事的。

圣人观察乡俗而顺俗制宜,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礼仪,这是为了利民富国。 剪掉头发,身上刺花纹,臂膀上绘画,衣襟开在左边,这是瓯越百姓的习俗。 染黑牙齿,额上刺花。

戴鱼皮帽子,穿粗针大线的衣服,这是大吴国的习俗。 所以礼制服装各地不同,而为了便利却是一致的。 地方不同使用会有变化,事情不同礼制也会更改。 因此圣人认为如果可以利国,方法不必一致;如果可以便于行事,礼制不必相同。 儒者同一师承而习俗有别,中原礼仪相同而教化互异,何况是为了荒远地区的方便呢?所以进退取舍的变化,聪明人也不能一致;远方和近处的服饰,圣贤也不能使它相同。 穷乡僻壤风俗多异,学识浅陋却多诡辩。 不了解的事不去怀疑,与自己的意见不同而不去非议的人,才会公正地博采众见以求尽善。   武灵王继续说:“今叔之所言者俗也,吾所言者所以制俗也。

吾国东有河、薄洛之水,与齐、中山同之,无舟楫之用。

自常山以至代、上党,东有燕、东胡之境,而西有楼烦、秦、韩之边,今无骑射之备。 故寡人无舟楫之用,夹水居之民,将何以守河、薄洛之水;变服骑射,以备燕、三胡、秦、韩之边。

且昔者简主不塞晋阳以及上党,而襄主并戎取代以攘诸胡,此愚智所明也。 先时中山负齐之强兵,侵暴吾地,系累吾民,引水围鄗,微社稷之神灵,则鄗几于不守也。 先王丑之,而怨未能报也。 今骑射之备,近可以便上党之形,而远可以报中山之怨。

而叔顺中国之俗以逆简、襄之意,恶变服之名以忘鄗事之丑,非寡人之所望地。 ”他是说:如今叔父所说的是世俗之见,我所说的是为了制止世俗之见。

我国东有黄河、薄洛津,和齐国、中山国共有,可是没有舟船的设施。 从常山直到代地、上党,东边是燕国、东胡的国境,西边有楼烦、秦国、韩国的边界,如今没有骑射的装备。

所以我认为如果没有舟船的设施,住在河两岸的百姓,将用什么守住黄河、薄洛之水呢?改变服装、练习骑射,就是为了防守同燕、三胡、秦、韩相邻的边界。 况且从前简主不在晋阳以及上党设要塞,襄主并吞戎地、攻取代国以便排斥各地胡人,这是愚人和智者都能明白的。

从前中山国仗恃齐国的强大兵力,侵犯践踏我国土地,虏掠我国百姓,引水围困鄗城,如果不是社稷神灵保佑,鄗城几乎失守。 先王以此为耻,可是这个仇还没有报。 如今有了骑射的装备,近可以使上党的地势更为有利,远可以报中山国之仇。

可是叔父却顺从中原的习俗,违背简主、襄主的遗志,厌恶变服的名声而忘掉了鄗城被困的耻辱,这不是我所希望的。

  公子成再拜叩头说:“臣愚,不达于王之义,敢道世俗之闻,臣之罪也。 今王将继简、襄之意以顺先王之志,臣敢不听命乎!”他是说:我很愚蠢,没能理解大王的深意,竟敢乱说世俗的见解,这是我的罪过。

如今大王要继承简主、襄主的遗志,顺从先王的意愿,我怎敢不听从王命呢!公子成再拜叩头。 武灵王于是赐给他胡服,第二天他就穿上胡服上朝。

于是始出胡服令也,这时武灵王才开始发布改穿胡服的命令。